989阅读之声|人生像条河
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02-22 14:01:21
  • |
  • 作者:抚松县图书馆
  • |
  • 阅读次数:21次

作者简介和作品评介

孙佳莲,女。现任抚松县漫江镇文化站长,她多才多艺,爱好文学、美术、书法、剪纸,曾有十几篇散文发表在省、县级刊物上。《人生像条河》曾获全国散文大赛一等奖。

作者在闲暇时间在松花江上游的漫江大桥上,看到缓缓流淌的漫江水,引起遐想和追思。她把每个人比作一条条小河,在寻找着自己流淌的缝隙,不管经过多少曲折和坎坷,昼夜不舍的流向大江大河,流向广阔的海洋。

本文语言流畅、想象丰富,运用比喻、联想、拟人的手法,结合自己的成长历程,告诉人们“人就要像河流那样有百折不挠的韧劲,不管遇到什么困难,都要一往无前奔向广阔的海洋,到达光辉的彼岸”的道理,从而揭示了“人生如河”的真谛。

 

 

人 生 像 条 河

作者·孙佳莲

我家住在松花江的上游漫江镇,是距离长白山最近的乡镇。夏天的漫江百花齐放、争奇斗艳。早晨,我踏着晨露漫步在漫江的北岸,看着江对岸不断升腾起的阵阵薄雾,像云又像烟,更像披在群山上的轻纱,随风飘散着。鸟儿不知疲倦的飞来飞去,一会儿高高飞起,一会儿又贴着草稍低飞,它们在捕捉飞虫,正在欢快的吃着早餐。

晚餐后,我愿意踏着夕阳的余晖,吸着江边略带腥味的空气,来到江桥上,手扶栏杆,与同伴聊聊天,或是散散步。有时也凭栏而望漫江的上下游,静静的看着碧蓝澄清的漫江水在不停的流淌着,看着鱼儿自由自在的游着。夏日凉爽的轻风拂在脸上,给我带来一种愉悦的感觉。

天渐渐暗了下来,我趴在桥的栏杆上,久久地注视着缓缓流动的江水。有时抬起头,注视着江对岸不甚明亮的点点灯火,不知是被缕缕炊烟、点点灯火所打动,还是被皎洁月光、闪烁江水所吸引,竟使我陷入了一种想说点什么、写点什么的感觉,又说不清说什么、写什么。

夏日的江畔是凉爽的,偶尔有一丝丝风也是淡淡的、轻轻的,吹拂着柳枝微微的摇曳。不知不觉夜已降临,一切都静了下来。边陲小镇停息了一整天的喧嚣,被倦怠拖入了香甜的梦乡,只有漫江水不知疲倦地流淌着。

就在那一夜,我面对滔滔的江水,创作的灵感一下子来了:滔滔松花江水昼夜不停的向下游流去,而在这个世界上,每个人不都像一条或宽或窄的河吗?不管你是否情愿,每条河都流向同一个方向,那就是大江。大江也滔滔不绝的流淌着,不管九曲十八弯,还是有陡坎阻隔,他就把水蓄满,形成深湾,溢出来又继续向前流淌,向着大海奔去。它的目标非常明确,那就是海洋。为了汇入海洋,水流锲而不舍,永不放弃的流淌!

流水多么像人生啊!人生的河里流淌的不是水,而是无形却有限的光阴。应该说,同样是人,属于每一个人的河流并不一样。有的像江河大气磅礴,巨浪滔天;有的像涓涓细流,不声不响;有的不记丰盈枯瘦,奉献给土地,任春花争艳、草木峥嵘。

由于生存条件、机遇、生活方式等因素的影响,构成了每个人独特的人生经历。 那么,怎样才能使属于自己的生命之河,流得恢弘、流得响亮、流得波澜壮阔?实际,答案都在各自的手心里攥着呐,一切取决于自己的努力和奋斗。

有的怨天尤人,整天牢骚满腹。和这个比、那个比,总感到自己处处不如意。自己没生在一个优越的家庭,自己的老子没能耐,自己学习又不好,埋怨别人不帮忙等等。其实,生命的光阴对任何人都是均等的,这和一个人的志向抱负、知识积累、脾气秉性成正比。就像眼前这条江一样,它从天池流下来时,只是涓涓细流,可它能兼收并蓄,它把天上的雨水收来,把各沟沟岔岔的雪水收来,由涓涓细流到哗哗流淌,再到浩浩汤汤(shang),一路走来,一路壮大,变成了现在的松花江。

人生如江河、生活如流水。属于我的那条河流会是什么样的呐?

让我不由的想起了小时候,我刚记事时,就常听母亲说:在我两岁时,曾得过一次传染病,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,染上了此病很少能活下来。我算很幸运了,是因为母亲的精心护理和不放弃。当时,我只剩一口气,脸上涂抹了一层紫药水,说能解毒消炎。我在妈妈怀里整整三天三夜,妈妈含着泪,一会儿给我饮一回水,一会儿脸贴在我的脸上,不停地说着宽心的话,鼓励我活下去。

也可能是我命不该绝,第四天的早晨,好心的邻居大妈,送给母亲两包中药说:“试试看吧,也许就能治好了呐。”妈妈好不容易撬开我的嘴,给我喂上药。我慢慢的喘气均匀了,一点一点睁开了眼,嫩嫩的小脸也泛起了红晕,我奇迹般地活了下来。

多亏好心的邻居大妈,才使我这条孱(chan第二声)弱的溪水,没能在不谙世事的时候就断流。贫穷、饥饿、苦难以及料想不到的磨难,时不时挡在我的面前,迫使我不得不改变方向,寻找着能够流淌过去的缝隙,就这样,我一路坎坎坷坷、倔强地向前流淌着。

正因如此,我生命的底色无端地涂抹了一层难以改变的冷峻,让我有时感到自卑与苍凉。那种对高贵的向往被悄无声息地扼杀了,留给自己的只有继续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河床,向着远方流淌。

尽管流淌的艰难曲折,我仍然感到幸福与快乐。因为,我这条小河已经流淌了50多年了,而且还不是我自己在流淌,是我一家三口人,汇成了哗哗的流淌声。不但是我一家这样,我还带动了周圈一起工作的同伴,一起流淌,正共同汇入涛涛的松花江。

回首这一路坎坷,一路波折,我这条前行流淌的小河,寻到了属于我的缝隙,也寻到了我十分称心的生活,那就是幸运地接触到书法与绘画。

从小我就十分爱好书法和绘画,每到过年买年画时是我最开心、最乐意做的事。恨不得把所有的年画都买回家,有时我在那些年画前一呆就是一上午,总也欣赏不够。每次我上学走在公社文化站办得宣传板前,都要模仿橱窗里字板上的隶书,顺便也比划几下,琢磨隶书的间架结构和运笔。我的举动被当时的文化站李站长发现了,有一次他在更换宣传板,我正好路过,他把我叫住问:“同学,你叫什么名字?”“我叫孙佳莲。”“现在念几年级?”“初中二年。”“我看你好像爱好书法?”“是的,我非常爱好书法和绘画。叔叔,你能教我吗?”“只要你愿意学,星期天可以到我家,我教你。”从此我就在李站长的辅导下学习书法和绘画。我遇上了一生中的贵人、好人,为我今后的生活指明了前进的方向,让我从此走上了属于自己的路。并且在这条路上越走越宽越广,成就了我一生的事业。每当想到这些,看到我今天的成就,内心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!

我也常常想,小时候差一点病死,是好心的邻居大妈救了我。长大了,又遇上了贵人,无偿的教我书法和绘画。虽然没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,但为弘扬家乡的传统文化、挖掘讷殷萨满文化、提炼锦江木屋的特色文化做出了一定贡献。使我的心灵得到了极大的慰藉与满足!

我早已溶入了这条宽阔的河流之中,不再为我这条河流的窄小而愧疚,也不会在大江大河面前自惭形秽!尽管偶尔有不顺心、或不被别人理解、被小人嫉妒鄙视。我坚信一点,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,时间会告诉人们一切的。相信,松花江水会永远的、不知疲倦的向前流淌。

我时常告诉自己,好好地向前流淌吧!小河汇大河,大河入大海。松花江两岸有无数的悬崖峭壁,绝谷幽深中灵动着姹紫嫣红,只要你一往无前,一定会欣赏到无限风光。

几十个春夏秋冬,几乎是转眼即逝,但仔细咀嚼起来,有多少人生的波波浪浪拥挤在我们的脑际心头。那凌晨的风,那黄昏的雨,还有那子夜不期而至的霜雪。我们都一步步走了过来,因为,人生就是一条河,只有昼夜不舍、一如既往,才能汇入浩瀚的海洋,到达理想的彼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