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9阅读之声| 荒沟门的异事
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03-03 10:52:19
  • |
  • 作者:抚松县图书馆
  • |
  • 阅读次数:853次

图片

     

作者·王海燕  郭琦


荒沟门村是抚松镇1951年建的一个行政村。距离县城4里多路,往北有一条土路,一路上坡大约5里路,就是现在万良镇的荒沟村,是抚松进入荒沟村的必经之路,因此得名“荒沟门”。


这里背靠群山、窝风向阳、土地肥沃、沟壑纵横、树木茂盛,前面就是松花江。无论地理位置、水陆交通,还是自然环境、生存条件都是十分优越的。很早就有人在这里种地、捕鱼、打猎。下面就说几个解放后荒沟村民与动物之间发生的一些奇闻异事。


1、虎闯荒沟门


1952年初夏,两个妇女在河边洗衣服,其中一个妇女一抬头,远远地看见一只斑斓大虎从对面山上飞奔而来。吓得她“妈呀”一声,拽着同伴就往家跑,一边跑一边喊:“老虎下山了!老虎下山了!快躲起来!”。


叫喊声惊动了村里的人,于守信、刘志春抄起猎枪就冲了出来。刚出门,老虎就来到眼前。刘志春端起猎枪还没扣动扳机,只觉眼前土黄色影子一闪,老虎“嗷”的一声冲着他扑过去,刘志春急忙一蹲,帽子就被老虎打落在地,他一屁股坐在地上,于守信赶忙去拉刘志春。就在老虎回过头来,张着血盆大口,呼啸着第二次向他俩扑来时,村里五六个男人的猎枪对着老虎就扣动扳机,一时间枪声大作,老虎身上连中数弹。


老虎冲出人群夺路而逃,男人们呼喊着,继续朝老虎射击。大约追出了一里多地,老虎渐渐跑不动了,身后洒下一路鲜血,慢慢倒在地上。


大家跑到老虎跟前,只见这只老虎体型硕大,圆滚滚的身子,四只爪子又厚又大,头顶上印着清晰的黑色花纹,透着凶猛和威严。它吃力地睁开眼睛,绝望地看一眼,然后身子一软,死了。


那个时候还没有野生动物保护法,村民们大都以种地和打猎为生,往往以打死老虎为荣。男人们以自己的勇敢击毙了老虎,保护了妇女和孩子,个个显得很兴奋。


大家商量着用骡子车把死虎拉回去。可是,当骡子看见老虎后,左顾右盼不敢往前走。人们费了好大劲把老虎抬上了骡子车,不料骡子浑身抖动,眼睛流露出恐惧的神情,四只蹄子打着晃,半天也走不几步。人们这才意识到,这是食草动物对食肉动物的一种本能的恐惧。


2、黑瞎子剩


那是1965年的一天,天刚蒙蒙亮,村西头耿家老太太起床,到柴禾棚里抱柴禾烧火做饭。一出房门,一团黑影从眼前窜过,自家的大黄狗狂吠着追出去。老太太以为是邻居家的黑狗,怕两只狗打架,赶忙唤回自家的狗。发现情形不对,黑影肚子上的毛是白的,跑起来一窜一窜的,体型比狗大多了,眼看着黑影向西跑去。到底是什么呢?老太太一直也没弄明白。


张玉林老两口住在村西沟边的两间马架子房里。一天早晨,老太太使劲推门也推不开,以为是牛犊子淘气扒在门外,吆喝了几声,仍推不开门。老太太回身叫起了老头子,张玉林趴在窗户上一看,“妈呀,是一只大黑瞎子。”厚实的身子像一堵墙,正堵在门口,两只前掌还乱拍门框,拍得马架子房直晃悠。他赶紧抄起猎枪,对着门就扣动扳机。这一枪即使打不中也能把黑瞎子吓跑了。黑瞎子愣了一下,扭动着身子直奔张家沟方向跑去。


张玉林怕受惊的黑瞎子伤人,端着猎枪一边追一边喊:“黑瞎子进村了,快来人呐!”附近的年轻人听见枪声和喊声,拿着斧子、铁锨、牵着猎狗,跟着就追去了。


陈强家就住在张家沟,一大早就听见枪声和喊声,赶忙从屋里出来,就看见一群人追着一只黑瞎子朝这边跑来。陈强没见过真正的黑瞎子,只听人们说这畜生厉害,而且熊掌、熊胆都特别值钱。他在山东家时练过一点功夫,又仗着年轻力壮,顺手摸起一把斧子,迎着黑瞎子就上去了。斧子还没来得及砍下去,黑瞎子伸出熊掌照着陈强就是一掌,一下子就被打倒了,斧子被震出去老远。只见黑瞎子伸出满是倒钩刺的舌头往陈强脸上舔了一下,顿时满脸是血。


这时,猎狗扑向黑瞎子撕咬着,却被黑瞎子一掌就打飞了。大家呼喊着不敢近前,黑瞎子骑在陈强身上瞪着熊眼看着大伙。人们急中生智,点燃两挂鞭炮,黑瞎子猛然听见震耳的炮声,又见一片红色的纸片漫天飞舞,吓得丢下陈强仓惶逃走。


众人顾不得打黑瞎子,抬起陈强就往几里外的医院送。经过检查,他被拍断了三根肋骨,脸上被舔掉了一大块皮肉,留下了一个大疤瘌。从此,就得了“黑瞎子剩”的外号。


3、群蛇聚集


上世纪60年代,在荒沟门发生了一件怪事。一天早晨,耿家媳妇到附近的山上去捡柴禾。进山不久,就闻到一股腥臭味,以为是小动物的尸体烂在林子里的臭气,没在意,继续往前走去。忽然,感到林子里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冷飕飕、阴森森的气息。她停住脚步,警觉地往四周看了看,没发现什么异常,不像野兽路过的样子,就继续往前走。忽然,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,她又停下,顺着声音向前看去,这一看不要紧,吓得她“啊”地一声,连忙捂住嘴,迫使自己保持冷静。她看到前面不远的道上,密密麻麻很多蛇,大的、小的、黑的、花的;有的挂在树上、有的盘在草里、有的单身独行、有的纠缠成球。


耿家媳妇来荒沟门生活了十几年了,第一次看见这么多蛇,只感到头皮一炸一炸的,回头就往家跑。


老耿看见媳妇呼呲带喘地跑回来,脸蜡黄蜡黄的,浑身像筛糠似的。老耿赶紧问:“老婆子,这是咋地了?谁欺负你了?”耿家媳妇慢慢缓过神儿来,把上山看到的说了一遍。


老耿扛起铁锹去一看也吓得跑回来了。不一会儿,山上有蛇群聚集的消息就传遍了荒沟门村。大家都说不清为什么一夜之间聚集了这么多蛇?这条路毕竟是上山唯一的路,村民们一商量,不行,得想办法把它们赶走。于是,人们在这条路上撒石灰,点火熏,喷雄黄酒,折腾了十多天,蛇群才慢慢散去。许多村民都亲眼目睹,却说不清是怎么回事,至今还是个迷。



4、巨蟒现身


老辈人传说荒沟门的后山上有条大蟒蛇,在此吐纳修炼。多少年与这里的百姓相安无事,没有伤人的记载。日子久了大家都以为这就是个传说而已。


谁料六四年春,还真就有人亲眼目睹了这条大蟒蛇。当时荒沟门的生产队长岳兴江,头一天去县里买犁铧子。第二天朦朦亮,岳兴江背着一筐铧子,手里拎着两个大水桶,急匆匆往回赶,走得急,出了一身汗,有点口渴。在荒沟门的沟口左边有条小河,岳兴江放下背筐洗把脸,然后用手捧了一捧水刚要喝,就呆在那一动不动。原来他一抬头,正看见对面山坡上一条巨蟒,头已伸到河里喝水了,脑袋足有水桶粗,尾巴还在山坡上。岳兴江生平未见过这么大的巨蟒,当时就吓得全身僵硬,愣在那里,想跑又挪不开步。大蟒蛇并没理会他,自顾喝水。岳兴江好半天才缓过神儿来,扔下东西,连滚带爬的回到家,吓得大病了一场。


这下村里人才相信荒沟门的后山上真有一条大蟒蛇。可是,从此再也没人看见过这条大蟒蛇,也没有人知道它的去向,是否修炼得道也成了一个谜。


到这里,荒沟门儿的奇闻异事告一段落。现在的趣闻乐事还在演绎着,如谁家的孩子考上名牌大学了,谁在省里当大官儿了;附近出土过石刀、石斧、玉器等古老物件,还有大量通宝朝鲜钱币和一些日本钱币等。


荒沟门儿前有涛涛松花江,上游有日夜发电的水电站。后面沟壑纵横、森林茂密、草肥水清,是野生动物的天堂;这里绿水青山、空气宜人,自然生态良好;这里的人民勤劳朴实,绿色发展理念超前,家家富裕快乐。这里确实是一个看得见山,望得见水,记得住乡愁的“鱼米之乡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