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9阅读之声|不了师生情

  • 发布时间:2021-08-30 10:03:49
  • |
  • 作者:抚松县图书馆
  • |
  • 阅读次数:776次

不了师生情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记在仙人桥铁路小学当老师的往事

作者·袁毅


往事如烟,岁月如梭。人生如梦,情感如水。

时间的列车驶进了公元2015年5月26日,我的微信上显出了一封热情洋溢的邀请函:敬爱的袁毅老师,您好!我们是仙人桥铁路小学,1971年您教过的学生。转眼已毕业44年了,当年我们是豆蔻年华的一群少年,如今也已到了金秋暮年。

敬爱的袁老师,每每回忆起您在课堂上,给讲授知识、讲故事时的神态;在生活上,您问寒问暖,把我们当做亲兄妹的关心眼神,仍历历在目。是您使我们这些不谙世事的少年,愉快地度过了难忘的小学时代。现在我们常常想起在铁小的往事,思念老师,牵挂同学,留恋青春,梦想着早一点和老师、同学见面。

我们定于今年的6月20日端午节期间,组织仙人桥铁路小学七一届毕业同学聚会。为此,我们怀着无比激动和诚挚的心情,向您——我们敬爱的老师发出邀请,莅临我们同学聚会,与我们共同分享久别的思念,共同度过重逢的喜悦。

邀请函上还列出了一些具体事项和参会的学生名单。我望着这既熟悉,又陌生的学生名字,思绪的闸门一下子被打开,四十四年前的往事如同一幕幕电影,一段段故事,鲜活而生动地浮现在眼前。

  那是一九七一年四月五日,清明节那天,下着濛濛细雨。在大营公社河北大队通往仙人桥火车站的铁路上,走来了手持雨伞的一老一小。老年人是大营公社革委会副主任李平文叔叔,年青的则是我,刚刚二十虚岁,此时的我,既兴奋激动,又忐忑不安,不时地听着老者的嘱咐:“袁毅呀,到了那里好好干,干出点名堂来,别给老人丢脸。”这是我第五次工作安排了,前四次招工,皆因父亲的“历史问题”没有结论,头上的“国民党员”帽子尚未摘掉,我也跟着沾光未被批准。这一次,铁路小学缺一名代课老师,向大营公社求援,才有了这次我当“代课老师”的机会。  

仙人桥铁路学校在车站广场西侧,两排房子,厢房是办公室,正房是教室。一个年级一个班,五个年级五个班,十多名教职员工,校长张玉焕,当时叫革委会主任。

刚开始校长让我教大楷、图画、体育,一个月以后,又分配我担任五年级的班主任。我刚二十岁,学生最大的十六岁,平均在十三、四岁。确切地说,是一个大哥哥与一群小弟弟、小妹妹的特殊师生关系。

文革时期,学生处于无政府主义的状态。我接的五年级组织纪律松弛,很多学生不学文化知识。逃学旷课经常发生,作业潦草不清,错别字太多。原来的女班主任管不了,有时还被学生用墨水瓶打在身上,洁白的衣服溅上了墨汁。让我担任班主任的目的很明显,领导看我是男教师,年轻气盛有力气,能镇住那些调皮的学生。

我想,既然叫我来当老师,就不能凭拳头,而要凭人格和智慧,知识和技能赢得学生的尊重。我精心制定了工作计划,有的放矢的做好学生的思想转变工作。首先是稳定班级,提高学习兴趣,让学生坐得住、听得进。根据少年特点,我每天给学生开设一节“故事课”。开始,每天最后一节讲一个故事,讲到最较劲的时候停下来,告诉他们明天接着讲,学生们听上了瘾,央求老师继续讲,我就说:“如果有老师反映谁不遵守纪律、捣乱,这个故事就不讲了。”学生们为了听故事,自主管理自己,班级纪律大有好转。第二天,如果没有反映上课捣乱的,我就接着讲。我连续讲了“看不见的战线”、“冲破黎明的黑暗”、“摘苹果的时候”等等,我讲得有声有色,学生们听得有滋有味。有的学生听入了迷,星期天结伴坐火车到松江河镇去看电影《看不见的战线》。有的学生课后到办公室,央求我再给他们讲故事。有时下午再增加一课时,专门讲故事。就这样,我成了孩子们心目中的“故事大王”。我在学生中的威望一下子提高了,用革命故事去教育他们遵守纪律,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从此,课堂纪律有了根本性改观,上课不再交头接耳、随意下地了,学生能坐得住、听得进,学习成绩也有所提高。

这些学生在文革中,耽误了学习,没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。每次批作业,错字连篇,歪歪扭扭,真叫人头痛。根据这一实际,我又每天开一节书法课,教他们写字,象一年级学生那样从一笔一划开始教起。每节课只写五到十个字,逐渐增多。每周一次写字比赛,作文心得交流等等。每期一评,贴小红花,表扬先进。学生们的写字及作文水平迅速提高,到了年末时,连家长都感到惊讶。有写字好的学生自豪地说:“我的字好,是袁老师教的”!

由于学到了知识,得到家长的认可,老师也表扬,学生个个觉着有劲头、有盼头。我又根据学生年龄和平时表现,任命优秀的为班干部,还增加了一名纪律委员,就是平日里最不守纪律的那位学生。学生的自尊心得到保护,不挨批评了,心顺了,正气上升了,邪气下降了。

班级走向正轨后,我又组织他们参加丰富多彩的文体活动,增加班级的凝聚力。我带领他们到浑江、通化参加体育比赛,到石人参观“万人坑”,进行革命传统教育。冬天在汤河上滑冰比赛,我和学生们一起拔河、跳绳:把师生关系融洽到最佳点,课堂上是严师,课余生活是朋友。有一次,我们从通化坐火车夜间回来,车长见这么小的学生很有纪律,非常感动,免费给每个学生发一个面包,有的舍不得吃,偷偷带回家。

时光荏苒,五年级就要毕业了。恰在这时,我也被抚松制药厂招工。为了留下这段珍贵的记忆,我和同学们坐火车到几十里外的松江河镇拍毕业照。我戴着那枚最心爱的铁路路徽,和三十多名学生照了毕业照。

1972年7月30日早晨,是我去抚松制药厂报到的日子,仙人桥站前广场,铁路小学全体师生为我送行。老师纷纷与我道别,学生哭声、喊声一片,我的眼里也流出了泪水。   

如今44年过去了,那一幕幕难分难舍的情景时时在脑海浮现。从我接到邀请函那天起,天天盼着和学生聚会的这一天。

6月20日,我如约乘车来到仙人桥车站。还没下车,我看到窗外一帮50多岁的男男女女翘首观望。当我站在车门口时,学生们张大了嘴巴,注目了许久,一起拥了上来喊着:“袁老师,好想你呀!”我们抱在一起,激动的泪水一个劲儿地流。四十四年啊,再一次听到了这熟悉的声音。

在聚会的日子里,学生们安排得井井有条,为老师献花、祝词,互诉衷肠,一项项真情表达的聚会内容,使我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的铁小,回到了那段刻骨铭心的青春岁月。

在同学会上,我赋诗一首:

人生有限,过眼云烟。四十四年过去,弹指一挥间。

人生有缘,师生情感。铁路小学相遇,顿感天地宽。

今日相聚,已是暮年。半个世纪重逢,相聚汤河畔。

开心畅谈,坦吐真言。见景生情眷恋,怎不忆当年?

展望未来,自信满满。道声各自珍重,明朝更康健。

举杯同庆,吟诗把盏。不了的师生情,晚霞映满天!

在仙人桥铁路小学,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年,但在我心中的分量却是很重的。这一年,让我学会了在困境中独立思考,提高了应付复杂局面的能力,知道了知识的重要。这一年,让我体会了做教师的甘甜,明白了和谐师生关系的重要,知道了“不了的师生情”多么珍贵,我会珍惜到永远! 

EN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