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89阅读之声|前世今生
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3-30 10:13:40
  • |
  • 作者:抚松县图书馆
  • |
  • 阅读次数:338次

前 世 今 生

作者·王海燕


传说在长白山下,有个村庄。住着一户人家,两口人,母亲柳氏,五十多岁,慈眉善目。儿子叫如石,是个眉目清秀的小伙子。父亲活着的时候,送如石到村里私塾读过几天书,平日里父母教他一些做人的道理,也算知书达理。


这年初冬,一天中午,天上飘着雪花。如石拿着扫帚在门口扫雪,只见远处袅袅婷婷走来一个女子。这女子身穿翠绿色衣裙,玄纹云袖,金丝镶边,腰间系着桃红色丝绦,配着一块五彩晶莹的美玉。头上梳着飞仙髻,绾着三颗椭圆剔透的红色宝石,映着雪光格外耀眼。如石心里一惊,这个姑娘,好似在哪里见过,只感到很熟悉,又说不出在哪见过。


未等如石搭话,女子便深施一礼,款款说道:“公子一向可好?小女子叫明心,只因天寒路滑,公子可否容小女子在贵府住上几日,待天气转暖再赶路?”


如石发现,这姑娘虽然锦衣华服,但衣衫实在单薄,又未见其它行李,这样的寒冷天气,着实不宜继续赶路,便将姑娘让进院里,明心便在如石家住了下来。


明心姑娘的到来,小院子不再沉闷了。整个院落里到处飘着明心姑娘的笑声和歌声,不停的帮着干这干那。长白山的冬天没有什么新鲜蔬菜,菜窖里只有白菜、萝卜、土豆,明心姑娘却总能变着花样做出可口的饭菜。她把白菜洗净用开水烫一下,放在缸里,用咸盐腌一下,再用五花肉炖着吃,别有一番滋味。


晚上,如石在灯下读书,明心便陪在身边,帮他剪剪烛花,或者端水研磨。时日久了,孤男寡女、情窦初开。如石能闻到明心身上淡淡的清新香气,明心看如石的眼神也渐渐妩媚起来,尤其是二目相遇时,明心便羞涩地红了脸,那低下头欲语还休的样子,让如石心动。


春天来了,姑娘还没有要走的意思。母亲柳氏征得了姑娘的同意,做主让姑娘嫁给了如石。


新婚燕尔的小夫妻十分和美,如石每天上山种地,偶尔采些山菜草药;明心在家侍奉婆母,洒扫煮饭,小日子过得无忧无虑。


这年秋天,柳氏突然病了。求医问药好久,始终不见好转,如石心急如焚。一日清晨,如石起床,却不见了明心,院前屋后找了个遍,都没找到。母亲在床上病入膏肓,妻子又突然不知行踪,如石急得里里外外转来转去。


过了三日,明心回来了。只见她行色匆匆、脸色憔悴,急急忙忙进到柳氏的屋里,扶柳氏用水服下了一颗药丸,然后服侍婆母睡下。自己则踉跄着回到自己屋里,如石还没来得及问这几天到哪去了,明心便一头倒在床上睡着了。


第二天一早,如石听见母亲房里有动静,便披衣过来探视,只见母亲已经穿好衣服,正要出门。


如石十分惊讶,昨日尚不省人事,今日就好转如初,莫非是服了仙丹不成?母亲也十分纳闷,昨夜头脑混沌之时,只觉得儿媳给自己服下了一粒丸药,今晨醒来,便觉神清气爽,不知儿媳从何处得来如此神药。


再看那明心,脸色苍白、疲惫不堪,仿佛失了元气,终日无精打采。


柳氏重病痊愈的消息不胫而走。村东郝员外突然带着礼物到访,只求单独求见明心一面。如石便将他送到堂屋。大约只一顿饭的功夫,郝员外便从堂屋出来,摇着头无奈地走了。


村子里突然就起了谣言,说明心是山中妖怪,能治病亦能害人。于是街坊邻居人心惶惶,众人一时都对如石一家疏远起来。柳氏和如石起初不信,渐渐想起她大雪天衣着单薄出现在自家门前,又神奇地医好了柳氏的病症,也怀疑并恐惧起来。听闻五十里之外“三清观”里有道长专会捉妖,柳氏派如石去请。道长在如石家门前焚了黄裱纸,化了灵符,便挥着手中宝剑做起法来,口中念念有词。


明心本已失了元气,怎经得起胡乱折腾,缩在床上瑟瑟发抖。如石见状,心生怜爱。心想:纵然她是妖女,却不曾害过人,且救过母亲一命,不应受到如此侮辱。于是,请道长和众人退下,细心安置明心盖上被子躺下歇息。


屋里只剩夫妻二人时,明心垂泪说道:“公子莫非忘记,三百年前,你在长白山中打猎,曾经将一株被猛兽就要踩断的绛珠草扶起,还解下腰间佩玉,将丝线缚住枝干,使绛珠草得以重生?”


如石哪里记得前世之事,只觉得与明心仿佛见过。因此,初见明心时,便有久别重逢之感,大概是前世的因缘吧!


“皆因得你相助,那棵绛珠草才得以存活下来,在深山获得三百年修炼时间,如今已变化成人形,入得红尘,只为报答扶救之恩。今日也算报恩圆满,你我缘分已尽,就请公子多多保重,小女子就此别过……”,说着起身要走。如石听罢,赶忙拽住明心衣袖,问到:“莫非,你就是绛珠草,世人俗称人参的?”


明心答道:“是的,我仅有三百年功力,前日为救母亲,入山自毁仙珠一粒,损失功力一百年。也算抵得过当年公子你的扶救之恩了吧。”如石这才发现,明心头顶的三颗红珠少了一颗。


如石此时心生悔意,少不得软语相劝,祈求姑娘留下。


明心原本只是前来报恩,谁想渐渐对如石心生好感,不忍弃他而去。见如石如此挽留,便沉下心来,答应留了下来。


过了几日,见明心气色好转,如石便问起郝员外之事。明心便将郝员外相求一事细细地说予他听。原来,郝员外五十岁才得一子,视为珍宝一般,如今六岁,不知生了什么怪病,请遍了山里山外的郎中,药也吃了不少;也请了和尚道士念经做法,驱邪除秽,就是不见好转。郝员外听说明心能治重疾,便带了礼物前来乞求给他儿子治病。


明心虽有心救孩子,怎奈自己功力不足,若再施舍一颗仙珠,功力便折损三分之二,此身将不复人形,需得回归山中再行修炼二百年。


明心喘了一口气说:“我本是山间仙草,济世救人乃分内之事,怎奈与公子这份人间之情难分难离。因此,拒绝了郝员外的请求,郝员外才散布了我是妖女的谣言,致使你与众人合力请人捉妖。”


如石、柳氏知道事情的原委,对明心更加疼惜,对郝员外心生同情。于是,置办了一些滋补用品,扶着明心前去郝员外家探望孩子。


几日不见,郝员外苍老了许多,见如石三人来访,大感吃惊,赶忙引入屋中。只见床上躺着的小公子,一张蜡黄的小脸,眼睛深陷,嘴唇已无血色。听有人来,眼皮翻动了几下,却没有力气睁开。几个人不忍再看下去,柳氏和明心都暗自垂下了泪水。


第二天早上,如石醒来,发现明心不在屋里,房前屋后遍寻不着,心生不祥之感,遂向山中寻去。长白山绵延千里,寻一个人谈何容易。可是,如石仿佛能闻到明心身上那好闻的草木清香气味。循着香气,他穿过丛丛灌木杂草,趟过道道山间流水,来到一棵枝丫如盖的椴树下,发现了明心的翠绿色衣衫,衣衫旁边,有一株纤弱妩媚的小草,就是那棵绛珠草。一茎直上,又分五枝,每枝上有五片叶子。中间又有一枝,顶着小伞一样的花柄,柄上只剩两颗朱红色的果实。


如石跪在绛珠草旁边,祈求还原人身,可是绛珠草随风摇动了几下,一颗果实随风落下。如石明白,好心的明心已经决定再舍弃一百年的修行,用这颗仙珠救活郝家公子。


郝家公子服用了这颗仙珠,终于好转了起来。看着他在院子里活泼地跳来跑去,如石愈发思念明心。心想:期待二百年后,绛珠草再次修成人参姑娘,为后世子孙造福。我和她的缘分虽然尽了,也许有另一种缘分,会在朴实、诚心、善良的家园里再一次相逢。